凤屿图:凤屿一彩神角清代诗人莫凤翔咏(组图

彩神风雨

凤屿图:凤屿一彩神角清代诗人莫凤翔咏(组图)

图一:风雨岛一角

彩神清代诗人莫凤祥吟唱云荡渔火,说:

在仙岳坡头的风雨岛边缘,有一艘在板江上航行的渔船。天初,火光闪闪,一万公顷的汤和汤都快要燃烧起来了。月亮一近一远,我就想看一滩烟。我最喜欢的就像一颗混沌的星星,雪白的黄貂鱼成熟了。[1]

这风雨岛,原本是云荡港的一座小岛。元罡还有渔火的时候,也是渔民停船的地方。民国诗人赵福树也有诗:

彩神熄灯时,古风亭动摇,鱼龙吞江。

舟过竹林,金黍外照,风约浪心闪烁蓝萤。

香奈特在烟雾中捕捉到月亮,海浪溅起雨水并润湿了星星。

牛家庄岸边的潮水初起,叶奈歌还没有从梦中醒来。[2]

港口景色宜人,岛上却是一片荒凉的乡村。1932年,厦门市政建设,计划在岛上组织民生工程,立即惊动了周围的农民,于是他们联名写信给有关部门厦门云纵新闻,说:

风雨四面环海,地贫民穷。数百年来,农民在这个国家长大。整个岛上到处都是田园。有136种之多,墓葬千余座。外面没有荒地。各地,田野纯属农民耕作,终年老茧、劳作、鲜花,用生命的血汗换取生命的代价。现在突然想把风雨变成民用工艺厂和民用医院,全岛的农村工业就没有了……[3]

一个“斗中”就是一亩地,风雨的面积大致知道。

建立民用工厂和民用医院,原本是南洋富商胡文虎的善举。其成立由来:

胡锦涛最初计划拨款20万元在厦门建一所民用医院。根据厦门市人口第20次年度调查,17.3549万人,11.9253万人失业,占总人口的68%。考虑到社会和经济的衰退,为治本,决定在民间医院附属一家民间工艺厂,两者相辅相成。学艺、招人、筹钱,薄霁的工作已经完成。因此,拨款5万元用于医院建设,15万元用于厂房建设和设备。鹤山风雨为民用工艺厂旧址,民用医院由博济医院改建而成。[4]

这本来是一件为国为民的好事,但执行错了,计划以白费告终。1934 年 10 月的报纸新闻:

胡文虎捐建的民用医院工厂被负责人一拖再拖,胡文虎的积极性逐渐降到零以下。该医院部分已与中山医院合并。至于工厂,胡某决定取消原计划,将未完工的工厂全部捐赠给上海麻风病院设立厦门分公司。行业和麻风协会准备联系,项目要重用,经济还是胡家负责。麻风病协会即将派人到厦门指导建设。然而,厦门民用工厂现在是麻风病院。[5]

消息一出,又引发一波反对声浪,风雨附近的连章、岱头居民反响尤为强烈。此外,专家也很难找到,计划徒劳无功。

1935年胡文虎访问厦门时,承诺将原厂址和资金拨给“全部用于厦门监狱的建设。同时决定在监狱内设立工艺部,让每一个不幸的犯人在狱中都能得到一个牢狱之灾。一技之长,我希望我出狱后能够谋生,不会再走错路。” 1937年2月,国民政府特授予胡氏“泽留狱岸”牌匾作为奖励。 [6]

凤屿图:凤屿一彩神角清代诗人莫凤翔咏(组图)

图2:风雨岛一角

1937年秋,新监狱投入使用,正式定名为“福建省第三监狱”,俗称“厦门监狱”、“丰裕监狱”。它的大小:

总建筑面积2750平方英尺。楼内有4间牢房,分为:“礼监”(8间单人间、4间混合间)、“一监”(46间内单间)、“诚实牢房”(内部混居室23间),“耻辱监狱”(女犯混居室23间),共可容纳500名犯人。[7]

连老外都欣赏监狱:

1937 年,当地建造了一座最先进的监狱。这主要归功于富有的华侨胡文虎。他向建设基金捐款8万元。监狱占地广阔,有105间牢房,可容纳300多名囚犯。还有公共浴室、医院和木匠、泥瓦匠和画家的工作室。囚犯可以在战场上学习有用的手艺。[8]

在福建省,胡文虎捐资办了福州、泉州、永春等地的监狱。胡对监狱的捐款有很多用意。《胡氏事业简史》说:

我国软弱的原因有很多,监狱不好也是一个很大的原因。各种犯罪发生的原因,都是由生理或心理异常引起的,归根结底,都是由恶劣的环境所构成。法律的目的不仅是事前预防,而且是事后补救。所谓良药厦门云纵新闻,绝微影响颇大。因此,世界上所有文明国家都在为建设适合这一目标的监狱而努力:随着内部设备的改进,平时体弱多病的普通人,在进入监狱后,有规律的日常饮食和体育锻炼,然后出狱。当身心健康,头脑清醒,工作有耐心,它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。在我们国家,监狱过去不怎么重视,肮脏、潮湿、惨不忍睹。[9]

1938年5月10日,丰裕监狱开办不到一年,监狱里的一个台湾浪人就趁机崛起。

厦门敌方特工发现,在我75师、80师尚未集结防区前,灰日(10日),狱中300余名犯人由被关押在丰裕监狱的汉奸重犯卢天宝带队。 . 他们聚集在中山路的天仙饭店(由吕天宝开的,开张前有日本曾厚琨卡),把所有俘虏都穿上第75师的制服,在后方闹事……[10]

此后,监狱易主,更名为“厦门监狱”。它附属于伪厦门高等法院。

厦门监狱,位于本市鹤山凤峪,是一个执行刑罚的地方。有105间牢房,可容纳300多名囚犯。对男监狱、女监狱、病监狱、卫生间、车间、办公室等进行评分。内置1名典狱长、1名典狱长、5名典狱长、15名典狱长以及医务人员和教育工作者。[11]

1945年厦门光复后,丰裕监狱更名为“福建省第三监狱”。这是福建最大的监狱,受到了媒体的特别关注。1948年,《江生报》有一篇题为《走访丰裕监狱》的专题报道:

风雨监狱位于城北,距城约十里。监狱坐落在面海的山上,用石栏建成,占地100余亩。监狱周围是农场,占地五十或六十英亩,分为东、西、北、南四个区,种植红薯和花生。监狱凸出海面,三面环水,一直到山上。可惜树木稀少,不然,也是郊区的一道风景线。

丰裕监狱,原名“福建省第三监狱”,是建瓯一、陇西序列中的第二个,建于龙顶之上,建筑气势最好,气势磅礴。近日,司法部门取消了一、第二...监督命令等多地监狱名称。监狱叫“部门”,组织机构比普通监狱要大,似乎是厦门市唯一的“行刑”机构。

报道还称,监狱组织设有典狱长,以下分为三个部分。第一节“管辖收发、文书、总务、出纳等部门”;第二节“主持治安事务厦门云纵新闻,管理中央碉楼,以及警卫长、警卫等”;第三科“是操作科,管理操作指导员、技术员等,另有一名教育老师,负责犯人出入境、定期教育等。”“有50多名警员典狱长以下的部门,平均每月支付50亿元的警察和学生补给和监狱伙食费。”监狱牢房分为礼、义、正直和耻辱。有叛徒,有吸毒者,有贪污者,也有普通的罪犯。

礼、义、廉、耻四狱,分东、西。瞭望台在南边,车间在北边。工厂以前有藤竹、织布、缝纫等部门,现在纺织部门有两台木机,织毛巾,女犯做缝纫工作。除了监狱周边地区,监狱内还有种植红薯的农田。然而,巨大的监狱远离城市,缺乏自来水设施。全站有60名警察和200名囚犯。不包括警察的家属。对于饮食的来源,自我意识是不够的。所以,农区种植的花生、红薯,大多在浇水施肥后枯萎死亡。收获期现值,有5、60亩园地,产量不到20担,很多都被烧焦了,是一大短板。[12]

而此时,媒体对风雨的关注,更多地集中在了高墙背后被判叛国罪的特殊群体身上。1947年7月,福州记者旅游团来厦门采访,期间参观了丰裕监狱。

进去的时候,负责人会带你去监狱。一是陆泥永川,号称夏城鲈鱼(略)。记者被转移到他的房间并被判处15年徒刑。李妮思贤和市第一大汉奸、特市长李健身着白色汉服。宴会,特别道歉。如果你有记者的问题,你可以不假思索地回答。如果这具身体能再次见到太阳,只怕来世就重生了。再次敲了敲隔间的门,所有的门都被禁止打开,守卫一时焦急起来。云说洪妮心脏病严重,很多人来看他,怕他病情加重,下地狱。然而,所有的记者都想一睹昭和大屠杀罪魁祸首的真面目,都舍不得离开。敲门半天,开始。原来,除了洪妮本人,还有一个衣衫褴褛的流氓般的强者。一番深入的盘问后,话音一落。当他敲响右边的牢门时,李妮态度异常厦门云纵新闻,里面藏着一个少妇和一个孩子。少妇是李妮的妻子,孩子是他的奸夫。记者破解了葫芦里面的秘密,然后离开又返回。后来得知洪妮的妃子,她就避开了另一个房间。[13] 有一个衣衫褴褛的流氓般的壮汉。一番深入的盘问后,话音一落。当他敲响右边的牢门时,李妮态度异常,里面藏着一个少妇和一个孩子。少妇是李妮的妻子,孩子是他的奸夫。记者破解了葫芦里面的秘密,然后离开又返回。后来得知洪妮的妃子,她就避开了另一个房间。[13] 有一个衣衫褴褛的流氓般的壮汉。一番深入的盘问后,话音一落。当他敲响右边的牢门时,李妮态度异常,里面藏着一个少妇和一个孩子。少妇是李妮的妻子,孩子是他的奸夫。记者破解了葫芦里面的秘密,然后离开又返回。后来得知洪妮的妃子,她就避开了另一个房间。[13] 然后他离开又回来了。后来得知洪妮的妃子,她就避开了另一个房间。[13] 然后他离开又回来了。后来得知洪妮的妃子,她就避开了另一个房间。[13]

金福生是伪厦门特别市政府的财政司司长。即使在监狱里,他也是新闻人物。

厦门沦陷时的财神金福生今年1月被高院判处有期徒刑七年,是李健思贤的一半。市内传闻,金晶毕业于福州公法政学院。他老朋友多,又是财神爷,所以判轻了。厦门港看守所。盛传金靖在厦门口岸看守所,不但没有吃苦,还在狱中发了大财。每个星期天晚上,秘密回家过夜。此事被司法机关审理,但没有“确认”,也不容易查明。为了防止被宰杀,晋奸上个月被转移到凤羽监狱,因为这里离市区很远,以免类似事件再次发生。姬金剑拥有强大的神通。到了风雨之后,他立刻遇到了洛老师,这位老师在学校教书告白,日日夜夜生活在一起,吃了一顿美餐。近日,市场和司法界有传言称,金汉奸和两名狱警于24日晚(周日)骑着三辆自行车到金家过夜。监视黄金叛徒和他的妻子和妃子。黎明时分,他们每个人都带着微笑返回目的地。[14] 市场和司法界一直有传言称,金汉奸和两名狱警于24日晚(周日)骑着三辆自行车到金家过夜。监视黄金叛徒和他的妻子和妃子。黎明时分,他们每个人都带着微笑返回目的地。[14] 市场和司法界一直有传言称,金汉奸和两名狱警于24日晚(周日)骑着三辆自行车到金家过夜。监视黄金叛徒和他的妻子和妃子。黎明时分,他们每个人都带着微笑返回目的地。[14]

此人浑身金尘,何不众鬼来磨磨。

前一天(九)日(即农历七月二十五日)是普渡吴村,风雨监狱就坐落在村子的沙滩上,监狱里有100多名犯人。我也想借这个节日来设宴献福,一来可以默默地寻求逃离苦海,二来也可以用来喝酒消愁。而狱吏知道形势大好,特地发起“募捐”,歹徒竞相“捐献”,被誉为“财神爷”的金妮福生一次捐出50万元,监狱里又是另一个世界,比乡亲还热闹。[15]

凤屿图:凤屿一彩神角清代诗人莫凤翔咏(组图)

图3:风雨路

1946年以来,粮食供应日益紧缺,尤其是在福建省。1948年6月,夏市粮食短缺危机。市议会呼吁上级部门:

该市昨天参加了会议,并向南京食品部和省政府分配了电力。厦门大米价格先是受到近一个月干旱的刺激,继而受到虫灾的影响,一步步走高。石米已突破1400万元,是北京和上海的两倍多。以上。不仅普通人上上下下难,中产也谈色变。夏城原本是一个缺粮区,战前大多是给南阳的。如今,南洋大米因外汇限制无法进口,台湾禁止大米出口,芜湖大米没有南运,夏收无望,难以维持。最近,听说军部(州)决定从厦门出口1万吨军粮。这给粮价火上浇油,社会保障问题令人担忧。偷粮虽然急切,但并非来自粮价低的省份。闽南和福建的食品价格是全国最高的。如果你背负着大量的军粮,钓鱼和挖肉治疮有什么区别?民生第一,我敢说出来。万启军部无视当地粮价形势的严重性,暂停军粮出口以遏制粮价,让百姓放心,厦门的20万人非常幸运,而闽南的500万人民非常幸运。[16]

无法提供军用口粮,更不用说囚犯口粮了。1948年下半年,“俘虏的饭菜要吃光”的呼声不断。媒体消息:

近期,食品价格大幅上涨,福建省4560余名犯人出现严重的食品恐慌。据高院主管部门介绍:今年下半年,全省犯人包粮代发,所有犯人都按中央下达的价格需要一个月的伙食费。县级监督员非常困难。不少监管者无处可借、无处借钱,或因负债而被迫追究。此类困难除了向中央反映,呼吁重新分配实物整治外,在未改善前,真诚希望县有关部门给予协助,这样被困在铁栏里的囚犯就不会被杀死。[17]

至此,省高等法院可以想到一个解决办法:将犯人保释撤离。1949年1月,下令全省监狱、看守所的犯人可以取保候审。“其中,厦门监狱取保候审人数最多,共有124人,普通犯17人,吸烟者47人。” 但是,叛徒罪犯“不在保释范围内”。[18]

但接下来的消息是,伪财务总监金福生、伪经济总监陆永川、伪华南日报社长林谷、伪厦门高院检察官杨廷舒、伪侨务总监谭培亭、伪警署署长肖炳荣等,以“保释”或“假释”的名义出狱。该报以“七年血债注销,厦门汉奸全出狱”为题报道。[19]

当厦门第一汉奸、原傀儡市长李思宪一脸幸福地走进丰裕监狱时,全城哗然,百姓愤怒。舆论普遍认为,监管机构存在重大贿赂嫌疑。法院解释说,李某不符合保释规定,但考虑到他年老体弱,准许他“将他送至厦港卫生院诊治,痊愈后被带走”回监狱继续监禁。” 此事被“决定调查”,只“报厦港卫生院诊断,不准回家休养”。[20] 但到了 1949 年 10 月 16 日,这件事仍然“看不见”。[二十一]

1949年12月,李思贤在漳州被捕,返回厦门。1951年1月,经过公开审判,李思宪被判处死刑,立即执行。这一次是一个新世界。

凤屿图:凤屿一彩神角清代诗人莫凤翔咏(组图)

图4:原丰裕监狱厦门云纵新闻,改名为“厦门市看守所”(《厦门政法志》)

[1] 《庐江编年史(编)》,庐江出版社,1998年版,第1页。111.

[2]《元党吟社诗》,《姜生报》,1947年1月31日。

[3]《工厂医院设凤屿岛,农民反对》,《厦门周刊》,1932年第155期。

[4]《李凤瑞文集(第5卷胡文虎研究画册)》,内蒙古教育出版社,2012年版,第5页。151.

[5]《民办工厂改成麻疯病院,赫敏抗议》,《鹤山传报》,1934年10月21日。

[6] 《星洲十年》附《胡氏事业简史》,第10页。38.

[7]《厦门政法志(1906-1990)》,厦门大学出版社,1997年版,第103页。

[8]《海关十年报告第6号(1932-1941)》,《现代厦门社会经济概况》鹭江出版社,1990年版,第419页。

[9] 《星洲十年》附《胡氏事业简史》,第10页。38.

[10]《徐善福等揭露市长逃亡、汉奸勾结厦门失陷的真相》,《中华民国历史档案馆藏》第1卷。5,第2期,江苏古籍出版社,1998年版,第2页。

[11] 杨迪翠主编:《新厦门指南》,华南新报,1941,p. 15.

[12] 笨:《风雨监狱探访》,《江生报》,1948年8月25日。

[13]《新闻团第一天:走访风雨藏汉》,《江生报》,1947年7月10日。

[14]《监狱黑幕》,《厦门大宝》,1947年8月28日。

[15]《风雨监狱使普渡大,金妮福生捐酒50万元》,《厦门大报》,1947年9月13日。

[16]《厦门粮食严重短缺,无法供应军粮,请暂停电力出口和参会省》,《中央日报》,1948年6月8日

[17]《稻谷升起,囚徒恐慌,各县形势严峻》,《星光日报》,1948年10月21日

[18]《高等法院批准保释犯人1300余人,厦门监狱124人,汉奸不在保释范围内》,《星光日报》,1949年1月20日。

[19]《厦门大报》1949年8月11日。

[20]《李倪思贤出狱!舆论哗然》,《厦门大报》,1949年8月9日。

[21]《李思宪借词被放出,冯层重刑拘押》,《江生报》,1949年10月16日。

《厦门城建百年》系列目录

彩神《新世界》游乐园:赌场闹事多

Copyright © 2022.彩神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 皖ICP备83264105号